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荆楚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湖北经济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师生开展研究性党史学习

2021-06-21 20:42 荆楚网(湖北日报网)  

荆楚网(湖北日报网)讯(记者许文秀 通讯员闵晓瑞)6月21日记者获悉,湖北经济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开展了“红色文献阅读”和“红色影视观影”等系列主题教育活动,鼓励学生围绕主题教育开展科学研究。本年度科研立项中,有6个课题围绕党史展开红色研究。其中,重点项目一个、一般项目四个,培育项目一个。

红色影视:《觉醒年代》唤醒大学生观影热

“党史学习应该是化被动为主动,达到入脑、入心的高质量传播效果。”湖北经济学院学生刘洋洋说道。

她作为队长牵头研究课题——自媒体时代下红色影视如何吸引在校大学生研究,结合本专业知识进行研究性党史学习,根据自媒体特征,分析大学生群体观看红色影视现状,探究红色影视吸引大学生的策略。

献礼建党100周年的时代剧《觉醒年代》频上热搜,也唤醒了许多当代青年的热血。刘洋洋最初是因为看到了一名UP主讲解《觉醒年代》的视频,备受震撼,于是也去看了《觉醒年代》。

观影之余,她开始思考,“很多时候大家会因为互联网上的一些自媒体账号的推荐而去看某部剧,但是目前看来,还有很多优质的红色剧没有达到很好的传播效果,被埋没了。”于是,刘洋洋希望通过开展研究来探索红色影视作品传播的规律,探寻扩大红色影视传播效果的影响因素和有效路径,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优质红色影视剧。

刘洋洋所在团队的指导老师为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谢伍瑛,她同时也负责学院科研立项的相关工作。谢伍瑛介绍,今年恰逢建党100周年,学院大力支持学生开展红色科研立项,进行研究性党史学习。“和常规性科研立项有所区别,今年特地增加了党史学习的专项科研立项,以便学生更好进行党史学习,传承红色文化。”

谢伍瑛表示,为了使科研立项落到实处,推出一定的科研成果,学院通过党政联系会讨论,制定了科研立项的相关文件,通过对不同项目进行定级,分别给予不同力度的支持。

合力打造“红色寝室”

“我们团队一共有四人,我们是室友。这件事情我们很久之前就在酝酿了。半开玩笑,对面法学院的门楣上挂着‘党员寝室’的牌子,我们也想着能不能做成一个事实上的红色寝室。”刚刚被接收为预备党员的大二学生易沁民说。

易沁民所在的寝室都是新闻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他们以“红色文化在当代大学生群体中的传播研究——以《觉醒年代》持续高热为例”作为研究课题,拟通过近年来的优秀红色影视作为横切面,剖析红色文化在当代大学生中间的传播路径和传播效果。

研究之初,他们的方向为“建国以来红色经典影视作品中的党员形象研究”,也已经收集了一些材料,“后来考虑到工程量之大和难度之高,就在夏兴通老师的指导下换到了现在这个方向。”

易沁民介绍,他所研究的课题和党史学习是有显著相关性的。“《觉醒年代》中一个重要的议题是‘究竟我们是依靠西方话语建构了新的中国观念,还是用中国话语内化了西方思想’。这就涉及中国共产党奋斗历程中的斗争路线的变迁。”

他举例,西方学者孔飞力也在《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中提到了类似问题;杨奎松在《“中间地带”的革命》一书中梳理国际因素对国内革命的影响时也闪烁着种种端倪。

在团队四人的努力下,他们已经取得了一些研究进展。易沁民说道:“我们发现,客观来讲内容为王还是要胜过流量为王,不是找几个小鲜肉就一定有高收视,好的内容和制作同样也能获得很高的收视率。”

他认为,这也涉及国民心态和传播手段的变化问题,“十多年前的一部《人间正道是沧桑》,同样很精良,演员阵容比之《觉醒年代》恐只强不差,但在那时这部片子可没有《觉醒年代》这样火热。同样是这两部作品,如果细细考察其内核,我们还可以发现《人间》在有意无意淡化阶级叙事,但《觉醒年代》的角度则与此大不相同。”

目前,他们还在收集材料,之后会投放问卷进行调查。易沁民介绍,“我们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投放问卷,是因为要让这部剧多‘飞’一会儿。”

典型报道:从人物报道中学习党史

“今天的中国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刘胡兰。”女共产党员刘胡兰在被阎军逮捕后,宁死不屈,慷慨就义。刚毅如她,坚定说道:“只要有一口气活着,就要为人民干到底。”

新媒体1941班杨晓慧在看到刘胡兰的报道后,得到启发。“很多榜样人物之所以是榜样和典型,这与对他们的报道是分不开的。”于是,她和其他六名同学一起确定了“《人民日报》十年间优秀典型人物报道的叙事风格流变”的课题。主要研究典型人物报道的结构、语言、在版面中的地位及不同时期典型人物形象塑造的时代话语特征与历史变迁规律,从整体上观测中国主流媒体在榜样建构中的经验教训,为以后中国的榜样型新闻报道提供可借鉴的资源。

杨晓慧认为,这一科研课题和党史学习关系很大。“我们学习党史必然会学习到相应的人和事,往往这些榜样人物都会有相关的报道,对他们的故事进行更加深度的采写和宣传。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次机会,在研究的过程中对这些党员、故事有更加清晰的了解,从而对之后的榜样人物报道抑或整个党史,产生自己的想法和理解,这显然也是学习党史的一种方式。”

杨晓慧牵头组成的研究团队中,五人是室友,大家关系都很密切,在正式确定项目之前产生过很多想法,比如红色景点、青年大学习等研究。

提出选题后,她们便会去查找相关资料。杨晓慧认为,查找资料其实也是学习党史的一个过程。“确立了项目之后,我们在平常地沟通中会有意无意谈到每个人关注到的一些党员模范、榜样人物,这些人物也是党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迎难而上:在研究中学习党史内核

“目前困难还是有的,我们最担心的是样本问题,样本如果过于狭窄,会对后来的数据分析造成极大的困扰,也不利于科学结论的得出。”易沁民说道,“我们准备深入各大院校进行问卷收集。”

易沁民带领团队在研究的同时学习党史,他表示,红色文化在我国的传播历程本身就是党的发展史的一个侧面。“觉醒年代主要讲述了民国初年,我们研究讲述那个年代的作品,必然要对那个时代的党史做研究性学习。”

新媒体广告1941班李春林和三名大一同学组成了一个跨年级的研究小组,研究课题为“‘青年大学习’在大学生群体中的使用行为调查及效果分析”,主要研究青年大学习的使用效果及后续建议。

李春林认为,青年大学习与大学生的学习生活息息相关,但是青年学生大多只是把它当作任务,使用效果并不好,由此想到这个课题。她认为青年大学习与党史学习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青年大学习与党史学习都属于宣传国家指导思想类活动,观看青年大学习、思考我们课题内容,也是一种党史学习。”李春林坚定地说道。

她所在团队目前课题立项答辩已结束,正在筹备后续的结项问题,还在大量搜集信息。她表示,立项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比如团队成员之间不够熟悉导致大家各抒己见,最初凝聚力不够,后来课题内容涉及大家不了解的地方也感觉吃力,“但是只要认真想办法一切都能顺利解决。”

谢伍瑛认为,这次立项的这批红色课题,借由对红色故事的传播研究,也必将对参研同学的传播能力提升产生切实的影响。

湖北经济学院党委书记温兴生说,讲好中国故事、传递中国声音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项挑战。他指出,经院培养人才要有三个基本能力——思想力、表达力、执行力,把经院学子培养成表达能力超群的人才,是新闻学院的努力方向。

荆楚网(湖北日报网)讯(记者许文秀 通讯员闵晓瑞)6月21日记者获悉,湖北经济学院新闻与传播学院开展了“红色文献阅读”和“红色影视观影”等系列主题教育活动,鼓励学生围绕主题教育开展科学研究。本年度科研立项中,有6个课题围绕党史展开红色研究。其中,重点项目一个、一般项目四个,培育项目一个。

红色影视:《觉醒年代》唤醒大学生观影热

“党史学习应该是化被动为主动,达到入脑、入心的高质量传播效果。”湖北经济学院学生刘洋洋说道。

她作为队长牵头研究课题——自媒体时代下红色影视如何吸引在校大学生研究,结合本专业知识进行研究性党史学习,根据自媒体特征,分析大学生群体观看红色影视现状,探究红色影视吸引大学生的策略。

献礼建党100周年的时代剧《觉醒年代》频上热搜,也唤醒了许多当代青年的热血。刘洋洋最初是因为看到了一名UP主讲解《觉醒年代》的视频,备受震撼,于是也去看了《觉醒年代》。

观影之余,她开始思考,“很多时候大家会因为互联网上的一些自媒体账号的推荐而去看某部剧,但是目前看来,还有很多优质的红色剧没有达到很好的传播效果,被埋没了。”于是,刘洋洋希望通过开展研究来探索红色影视作品传播的规律,探寻扩大红色影视传播效果的影响因素和有效路径,让更多的人能够看到优质红色影视剧。

刘洋洋所在团队的指导老师为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谢伍瑛,她同时也负责学院科研立项的相关工作。谢伍瑛介绍,今年恰逢建党100周年,学院大力支持学生开展红色科研立项,进行研究性党史学习。“和常规性科研立项有所区别,今年特地增加了党史学习的专项科研立项,以便学生更好进行党史学习,传承红色文化。”

谢伍瑛表示,为了使科研立项落到实处,推出一定的科研成果,学院通过党政联系会讨论,制定了科研立项的相关文件,通过对不同项目进行定级,分别给予不同力度的支持。

合力打造“红色寝室”

“我们团队一共有四人,我们是室友。这件事情我们很久之前就在酝酿了。半开玩笑,对面法学院的门楣上挂着‘党员寝室’的牌子,我们也想着能不能做成一个事实上的红色寝室。”刚刚被接收为预备党员的大二学生易沁民说。

易沁民所在的寝室都是新闻学院大二年级的学生,他们以“红色文化在当代大学生群体中的传播研究——以《觉醒年代》持续高热为例”作为研究课题,拟通过近年来的优秀红色影视作为横切面,剖析红色文化在当代大学生中间的传播路径和传播效果。

研究之初,他们的方向为“建国以来红色经典影视作品中的党员形象研究”,也已经收集了一些材料,“后来考虑到工程量之大和难度之高,就在夏兴通老师的指导下换到了现在这个方向。”

易沁民介绍,他所研究的课题和党史学习是有显著相关性的。“《觉醒年代》中一个重要的议题是‘究竟我们是依靠西方话语建构了新的中国观念,还是用中国话语内化了西方思想’。这就涉及中国共产党奋斗历程中的斗争路线的变迁。”

他举例,西方学者孔飞力也在《中国现代国家的起源》中提到了类似问题;杨奎松在《“中间地带”的革命》一书中梳理国际因素对国内革命的影响时也闪烁着种种端倪。

在团队四人的努力下,他们已经取得了一些研究进展。易沁民说道:“我们发现,客观来讲内容为王还是要胜过流量为王,不是找几个小鲜肉就一定有高收视,好的内容和制作同样也能获得很高的收视率。”

他认为,这也涉及国民心态和传播手段的变化问题,“十多年前的一部《人间正道是沧桑》,同样很精良,演员阵容比之《觉醒年代》恐只强不差,但在那时这部片子可没有《觉醒年代》这样火热。同样是这两部作品,如果细细考察其内核,我们还可以发现《人间》在有意无意淡化阶级叙事,但《觉醒年代》的角度则与此大不相同。”

目前,他们还在收集材料,之后会投放问卷进行调查。易沁民介绍,“我们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投放问卷,是因为要让这部剧多‘飞’一会儿。”

典型报道:从人物报道中学习党史

“今天的中国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刘胡兰。”女共产党员刘胡兰在被阎军逮捕后,宁死不屈,慷慨就义。刚毅如她,坚定说道:“只要有一口气活着,就要为人民干到底。”

新媒体1941班杨晓慧在看到刘胡兰的报道后,得到启发。“很多榜样人物之所以是榜样和典型,这与对他们的报道是分不开的。”于是,她和其他六名同学一起确定了“《人民日报》十年间优秀典型人物报道的叙事风格流变”的课题。主要研究典型人物报道的结构、语言、在版面中的地位及不同时期典型人物形象塑造的时代话语特征与历史变迁规律,从整体上观测中国主流媒体在榜样建构中的经验教训,为以后中国的榜样型新闻报道提供可借鉴的资源。

杨晓慧认为,这一科研课题和党史学习关系很大。“我们学习党史必然会学习到相应的人和事,往往这些榜样人物都会有相关的报道,对他们的故事进行更加深度的采写和宣传。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这次机会,在研究的过程中对这些党员、故事有更加清晰的了解,从而对之后的榜样人物报道抑或整个党史,产生自己的想法和理解,这显然也是学习党史的一种方式。”

杨晓慧牵头组成的研究团队中,五人是室友,大家关系都很密切,在正式确定项目之前产生过很多想法,比如红色景点、青年大学习等研究。

提出选题后,她们便会去查找相关资料。杨晓慧认为,查找资料其实也是学习党史的一个过程。“确立了项目之后,我们在平常地沟通中会有意无意谈到每个人关注到的一些党员模范、榜样人物,这些人物也是党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迎难而上:在研究中学习党史内核

“目前困难还是有的,我们最担心的是样本问题,样本如果过于狭窄,会对后来的数据分析造成极大的困扰,也不利于科学结论的得出。”易沁民说道,“我们准备深入各大院校进行问卷收集。”

易沁民带领团队在研究的同时学习党史,他表示,红色文化在我国的传播历程本身就是党的发展史的一个侧面。“觉醒年代主要讲述了民国初年,我们研究讲述那个年代的作品,必然要对那个时代的党史做研究性学习。”

新媒体广告1941班李春林和三名大一同学组成了一个跨年级的研究小组,研究课题为“‘青年大学习’在大学生群体中的使用行为调查及效果分析”,主要研究青年大学习的使用效果及后续建议。

李春林认为,青年大学习与大学生的学习生活息息相关,但是青年学生大多只是把它当作任务,使用效果并不好,由此想到这个课题。她认为青年大学习与党史学习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青年大学习与党史学习都属于宣传国家指导思想类活动,观看青年大学习、思考我们课题内容,也是一种党史学习。”李春林坚定地说道。

她所在团队目前课题立项答辩已结束,正在筹备后续的结项问题,还在大量搜集信息。她表示,立项过程中遇到了许多困难,比如团队成员之间不够熟悉导致大家各抒己见,最初凝聚力不够,后来课题内容涉及大家不了解的地方也感觉吃力,“但是只要认真想办法一切都能顺利解决。”

谢伍瑛认为,这次立项的这批红色课题,借由对红色故事的传播研究,也必将对参研同学的传播能力提升产生切实的影响。

湖北经济学院党委书记温兴生说,讲好中国故事、传递中国声音是一门学问、也是一项挑战。他指出,经院培养人才要有三个基本能力——思想力、表达力、执行力,把经院学子培养成表达能力超群的人才,是新闻学院的努力方向。

相关阅读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template 'shared/relater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