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小贴士
2步打开 荆楚网APP
  • 点击右上角“…” 按钮
  • 使用浏览器/Safari打开

1923年2月 党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达到顶点

2021-02-23 07:20 湖北日报  

大学生和产业工人组成的采访小分队,在武汉二七纪念馆采访。

林祥谦

施洋

武汉二七纪念馆中央广场上,二七烈士纪念碑巍然挺立。

采访组踏访武昌洪山南麓的施洋烈士陵园。

跨越百年的 初心对话

1923年2月4日,一阵震耳欲聋的汽笛在武汉江岸上空骤然响起。

汽笛声中,2万多名工人举行京汉铁路大罢工,长达1200公里的中国南北交通大动脉——京汉铁路全线瘫痪。

3天后,吴佩孚在帝国主义支持下,对罢工工人进行血腥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

这是年轻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的顶点,也是中国工人阶级与封建军阀进行的一次生死抗争。

中国共产党人从血的事实中清楚地认识到,中国革命的敌人异常强大,要取得胜利,必须争取一切可能的同盟者,才能完成“打倒列强除军阀”的任务。

解放后,为纪念这一伟大历史事件,在林祥谦等烈士牺牲的武汉市江岸区,修建了武汉二七纪念馆。在纪念馆中央广场,二七烈士纪念碑巍然挺立。

“这是一座永远矗立的丰碑,也是一个精神坐标,告诉我们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2月4日,由湖北日报全媒记者、“00后”大学生、产业工人组成的“初心百年——荆楚大地的追寻”采访小分队,探访那段惊天动地、血雨腥风的历史,触摸革命先烈滚烫的初心。

“革命火种”在此播下——

创办工人夜校,马克思主义走进工人中

拾阶而上,二七烈士纪念碑两侧,一组工人奋起抵抗的群像浮雕映入眼帘。

“看,这是当年工人‘考工’情形,工人要扛200斤扁担簧往返100米,途中还要经受工头的鞭打脚踢。”73岁的省工会干部学校退休高级讲师茆曾耀指着浮雕娓娓道来,历史徐徐展开……

20世纪初,在帝国主义列强操纵下,军阀混战,大批失去土地的贫苦农民和破产手工业者,纷纷到铁路上找饭吃。

当时的京汉铁路,不仅是军阀吴佩孚军费的重要来源之一,也是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进行经济掠夺的大动脉。然而,京汉铁路沿线的工人们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在武汉二七纪念馆,一件件展品诉说着劳工悲惨的生活——

工人上工要拿工牌号,黑心的工头为盘剥工人,上班前故意把表针往前拨,工人“迟到”就罚款或不给工钱,下班前又把表针往回拨,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

京汉铁路工人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有的延长到13-14小时。可如果拿不到工牌号,就意味着一天的工白做了……

“我们现在安享的8小时工作制,是工运先驱们用热血和生命谋求而来的。”神龙公司工人汪象超感触深刻。

在残酷的压迫下,工人们发出“军阀刀鞭沾满血,工人何时能出头”的愤怒呐喊。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把开展工人运动作为中心任务。在武汉,陈潭秋、林育南、项英等经常深入到江岸铁路工人中,以设立劳动补习学校、工人夜校等方式,传播马克思主义。

为加强统一领导,1921年8月,党领导工人运动的第一个公开机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在上海成立。从1922年1月起,掀起了中国工人运动的第一个高潮。

1921年10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在武汉成立分部,包惠僧和林育南先后担任负责人。为迅速用马克思主义武装工人头脑,发动铁路工人开展斗争,包惠僧、林育南、施洋、李书渠等在武昌徐家棚铁路工人区创办工人夜校,向工人宣传“劳工神圣”,鼓舞工人团结起来进行斗争,革命的火种自此点燃。

在工人夜校的帮助下,铁路工人迅速组织起来。1922年1月,由共产党领导的京汉铁路工人组织——江岸京汉铁路工人俱乐部诞生了。大会推选杨德甫任委员长,林祥谦任副委员长,项英为秘书,聘请施洋为法律顾问。

随着工人运动不断发展,到1922年底,京汉铁路沿线一共成立了16个分工会。

工人运动掀起巨澜——

2万余名铁路工人,用信仰凝聚力量

1923年2月1日,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在郑州召开。

面对高涨的工人运动,军阀吴佩孚公然撕下“保护劳工”的伪装面具,派出大批军警阻挠破坏成立大会,包围代表寓所,工人代表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会议被迫提前结束。

参会代表连夜紧急决定,将总工会临时总办公处移至武汉江岸,自2月4日起进行总罢工,抗议军阀暴行。

距离武汉二七纪念馆不远,有一座旧式砖木结构的普通民房,这是京汉铁路总工会旧址,也是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期间的“秘密指挥部”。

“空间的狭小,束缚不了先辈们思想的广阔;物质条件的艰苦,更激励着先辈们反抗压迫的决心。”江汉大学“00后”大学生李昕橦感慨地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00后”大学生韩亚星,在馆藏的史料照片前久久伫立:“置身于此,眼前仿佛浮现出那一幕幕悲壮画面。”

1923年2月4日,当怀表指针指向9时,江岸分工会委员长、共产党员林祥谦下达罢工命令,锅炉工黄正兴接到罢工命令,紧握拉杆,用力拉响罢工汽笛。

汽笛怒吼,冲天长啸。

工人们听到罢工信号,一致行动。他们熄灯灭火,关闸刹车,拆埋机器零件,中断通信;纠察队员戴上臂章,维护罢工秩序;工人结成队伍,浩浩荡荡涌向街头。“为争自由而战!”“为争人权而战!”“打倒军阀!”激昂的口号震天动地。

在短短3小时内,京汉铁路2万多名工人实现了全线的总同盟大罢工,长达1200多公里的京汉铁路线顿时瘫痪。

罢工刺痛了反动当局。2月7日,在帝国主义列强支持下,吴佩孚调动2万多名军警对汉口、郑州、北京等各地罢工工人血腥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

“头可断,血可流,工不能上!”林祥谦被捕后始终拒绝下令复工,被砍7刀,壮烈牺牲。

另一位共产党人施洋,面对军阀的枪口慷慨陈词:“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万个施洋。我只希望中国的劳动者早点起来,把军阀官僚及其走狗一齐食肉寝皮!”

他连中三弹,仍然高呼“劳工万岁”,凛然正气惊天地,泣鬼神!

时光荏苒,初心不改——

“二七精神”镌刻在荆楚大地上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发生后,在当时社会上产生了哪些影响?”

“工人处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我们应当汲取怎样的精神力量?”

面对大学生和工人的连串提问,武汉二七纪念馆馆长李云娓娓道来。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虽然遭到封建军阀的血腥镇压,但充分体现了中国工人阶级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和顽强的战斗精神,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组织起来的力量,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在全国人民中的影响。”李云说。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虽然失败了,但在世界上引起强烈反响。

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发来声援电:“二七这一行动,表明你们已经登上了世界政治舞台。”

同时,“二七惨案”血的事实,让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中国革命的敌人异常强大,要取得胜利,必须争取一切可能的同盟者,才能完成“打倒列强除军阀”的任务,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大革命开始形成。

在武汉二七纪念馆,有一道“二七烈士纪念墙”,上面刻着在斗争中牺牲的烈士名字。从北京长辛店到武汉江岸,牺牲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仅20岁。

烈士墙前,大家哀思追忆。

“作为一名大学生预备党员,不仅要铭记这些苦难,更要从历史中汲取前行力量,增强守初心、担使命的思想和行动自觉。”韩亚星说。

“先烈用热血铸就的二七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奋勇前行!”汪象超说。

“虽然战火纷飞的年代已远去,但先辈们不畏强权、抛头颅洒热血、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初心,将激励着我们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李昕橦说。

从二七烈士们的选择中,我们可以清晰追溯到他们的思想根源,就是他们作为共产党员朴实纯粹的“初心”。

中国工运的燎原之火历经百年,“听党话、跟党走”的精神密码深深镌刻在荆楚大地上。

初心一叶 党史故事

致敬二七烈士

毛泽东两度题词

省工会干部学校退休高级讲师茆曾耀介绍,毛泽东两度为二七烈士纪念碑题词。

第一次是1956年2月,二七烈士纪念碑在江岸破土动工时,纪念碑筹备委员会决定请毛泽东为纪念碑题写碑名。不久,毛泽东就亲笔题写“二七革命纪念碑”七个字。但这与当初确定的“二七烈士纪念碑”的碑名略有不同。

第二次是在1958年9月,毛泽东来湖北视察,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把题字的事当面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出于对二七烈士的敬重和对地方工作的支持,欣然同意重新为纪念碑题字。9月16日,毛泽东在离开武汉的船上题写“二七烈士纪念碑”,并附上致湖北省委的一封信:“敬挥数字,看可用否?谨向烈士们致以敬意。”

1958年底,纪念碑落成。毛泽东第二次题写的碑名“二七烈士纪念碑”七个大字镌刻在碑身正面的汉白玉上。

茆曾耀介绍,毛泽东第一次题写“二七革命纪念碑”并非将“烈士”误写为“革命”,而是对二七斗争性质的认定。早在1923年4月,毛泽东在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与工人代表开会时就曾说,二七烈士林祥谦是个坚强的工人领袖,为了革命,牺牲了自己。

两次题词,寓意深刻,感人至深。

湖北首位工人党员郑凯卿

冒死收殓施洋遗体

“湖北首位工人党员郑凯卿,领导过工人运动。”采访中,武汉二七纪念馆接待部部长章兰介绍。

郑凯卿,1888年出生于湖北武昌,1920年在武昌文华书院当校工。

1920年,陈独秀应文华书院之邀,到武汉讲学。文华书院派平时在大学食堂帮厨的工友郑凯卿负责照料他的起居。

陈独秀工作之余,常给郑凯卿讲解《新青年》《湘江评论》上的文章,有意为建党培养后备党员,尤其是像郑凯卿这样的工人。

同年秋,陈独秀嘱咐来汉筹建共产党组织的党员刘伯垂与郑凯卿等联系,郑凯卿因此出席武汉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会议,成为参会的唯一工人党员,也是湖北地区的第一位工人党员。

1921年12月1日,汉口人力车工人为反抗外国老板加租举行罢工,郑凯卿受中共武汉地方委员会派遣,化装成人力车工人深入斗争第一线,联系群众,了解情况,为武汉党组织实现对这次工人罢工斗争的领导发挥了作用,罢工斗争取得胜利。

1923年2月,郑凯卿参与领导武汉地区工人支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施洋遇害后,当局一度不准收尸。郑凯卿组织人力车工人,冒着生命危险,将施洋遗体悄悄收殓在武昌城外的江神庙中。


大学生和产业工人组成的采访小分队,在武汉二七纪念馆采访。

林祥谦

施洋

武汉二七纪念馆中央广场上,二七烈士纪念碑巍然挺立。

采访组踏访武昌洪山南麓的施洋烈士陵园。

跨越百年的 初心对话

1923年2月4日,一阵震耳欲聋的汽笛在武汉江岸上空骤然响起。

汽笛声中,2万多名工人举行京汉铁路大罢工,长达1200公里的中国南北交通大动脉——京汉铁路全线瘫痪。

3天后,吴佩孚在帝国主义支持下,对罢工工人进行血腥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

这是年轻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的顶点,也是中国工人阶级与封建军阀进行的一次生死抗争。

中国共产党人从血的事实中清楚地认识到,中国革命的敌人异常强大,要取得胜利,必须争取一切可能的同盟者,才能完成“打倒列强除军阀”的任务。

解放后,为纪念这一伟大历史事件,在林祥谦等烈士牺牲的武汉市江岸区,修建了武汉二七纪念馆。在纪念馆中央广场,二七烈士纪念碑巍然挺立。

“这是一座永远矗立的丰碑,也是一个精神坐标,告诉我们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2月4日,由湖北日报全媒记者、“00后”大学生、产业工人组成的“初心百年——荆楚大地的追寻”采访小分队,探访那段惊天动地、血雨腥风的历史,触摸革命先烈滚烫的初心。

“革命火种”在此播下——

创办工人夜校,马克思主义走进工人中

拾阶而上,二七烈士纪念碑两侧,一组工人奋起抵抗的群像浮雕映入眼帘。

“看,这是当年工人‘考工’情形,工人要扛200斤扁担簧往返100米,途中还要经受工头的鞭打脚踢。”73岁的省工会干部学校退休高级讲师茆曾耀指着浮雕娓娓道来,历史徐徐展开……

20世纪初,在帝国主义列强操纵下,军阀混战,大批失去土地的贫苦农民和破产手工业者,纷纷到铁路上找饭吃。

当时的京汉铁路,不仅是军阀吴佩孚军费的重要来源之一,也是帝国主义列强对中国进行经济掠夺的大动脉。然而,京汉铁路沿线的工人们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在武汉二七纪念馆,一件件展品诉说着劳工悲惨的生活——

工人上工要拿工牌号,黑心的工头为盘剥工人,上班前故意把表针往前拨,工人“迟到”就罚款或不给工钱,下班前又把表针往回拨,延长工人的劳动时间。

京汉铁路工人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有的延长到13-14小时。可如果拿不到工牌号,就意味着一天的工白做了……

“我们现在安享的8小时工作制,是工运先驱们用热血和生命谋求而来的。”神龙公司工人汪象超感触深刻。

在残酷的压迫下,工人们发出“军阀刀鞭沾满血,工人何时能出头”的愤怒呐喊。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把开展工人运动作为中心任务。在武汉,陈潭秋、林育南、项英等经常深入到江岸铁路工人中,以设立劳动补习学校、工人夜校等方式,传播马克思主义。

为加强统一领导,1921年8月,党领导工人运动的第一个公开机构——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在上海成立。从1922年1月起,掀起了中国工人运动的第一个高潮。

1921年10月,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在武汉成立分部,包惠僧和林育南先后担任负责人。为迅速用马克思主义武装工人头脑,发动铁路工人开展斗争,包惠僧、林育南、施洋、李书渠等在武昌徐家棚铁路工人区创办工人夜校,向工人宣传“劳工神圣”,鼓舞工人团结起来进行斗争,革命的火种自此点燃。

在工人夜校的帮助下,铁路工人迅速组织起来。1922年1月,由共产党领导的京汉铁路工人组织——江岸京汉铁路工人俱乐部诞生了。大会推选杨德甫任委员长,林祥谦任副委员长,项英为秘书,聘请施洋为法律顾问。

随着工人运动不断发展,到1922年底,京汉铁路沿线一共成立了16个分工会。

工人运动掀起巨澜——

2万余名铁路工人,用信仰凝聚力量

1923年2月1日,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在郑州召开。

面对高涨的工人运动,军阀吴佩孚公然撕下“保护劳工”的伪装面具,派出大批军警阻挠破坏成立大会,包围代表寓所,工人代表的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会议被迫提前结束。

参会代表连夜紧急决定,将总工会临时总办公处移至武汉江岸,自2月4日起进行总罢工,抗议军阀暴行。

距离武汉二七纪念馆不远,有一座旧式砖木结构的普通民房,这是京汉铁路总工会旧址,也是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期间的“秘密指挥部”。

“空间的狭小,束缚不了先辈们思想的广阔;物质条件的艰苦,更激励着先辈们反抗压迫的决心。”江汉大学“00后”大学生李昕橦感慨地说。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00后”大学生韩亚星,在馆藏的史料照片前久久伫立:“置身于此,眼前仿佛浮现出那一幕幕悲壮画面。”

1923年2月4日,当怀表指针指向9时,江岸分工会委员长、共产党员林祥谦下达罢工命令,锅炉工黄正兴接到罢工命令,紧握拉杆,用力拉响罢工汽笛。

汽笛怒吼,冲天长啸。

工人们听到罢工信号,一致行动。他们熄灯灭火,关闸刹车,拆埋机器零件,中断通信;纠察队员戴上臂章,维护罢工秩序;工人结成队伍,浩浩荡荡涌向街头。“为争自由而战!”“为争人权而战!”“打倒军阀!”激昂的口号震天动地。

在短短3小时内,京汉铁路2万多名工人实现了全线的总同盟大罢工,长达1200多公里的京汉铁路线顿时瘫痪。

罢工刺痛了反动当局。2月7日,在帝国主义列强支持下,吴佩孚调动2万多名军警对汉口、郑州、北京等各地罢工工人血腥屠杀,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

“头可断,血可流,工不能上!”林祥谦被捕后始终拒绝下令复工,被砍7刀,壮烈牺牲。

另一位共产党人施洋,面对军阀的枪口慷慨陈词:“你们杀了一个施洋,还有千万个施洋。我只希望中国的劳动者早点起来,把军阀官僚及其走狗一齐食肉寝皮!”

他连中三弹,仍然高呼“劳工万岁”,凛然正气惊天地,泣鬼神!

时光荏苒,初心不改——

“二七精神”镌刻在荆楚大地上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发生后,在当时社会上产生了哪些影响?”

“工人处境发生了哪些变化?”

“我们应当汲取怎样的精神力量?”

面对大学生和工人的连串提问,武汉二七纪念馆馆长李云娓娓道来。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虽然遭到封建军阀的血腥镇压,但充分体现了中国工人阶级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和顽强的战斗精神,显示了中国工人阶级组织起来的力量,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在全国人民中的影响。”李云说。

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虽然失败了,但在世界上引起强烈反响。

列宁领导的共产国际发来声援电:“二七这一行动,表明你们已经登上了世界政治舞台。”

同时,“二七惨案”血的事实,让中国共产党人认识到,中国革命的敌人异常强大,要取得胜利,必须争取一切可能的同盟者,才能完成“打倒列强除军阀”的任务,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大革命开始形成。

在武汉二七纪念馆,有一道“二七烈士纪念墙”,上面刻着在斗争中牺牲的烈士名字。从北京长辛店到武汉江岸,牺牲烈士中,年龄最小的仅20岁。

烈士墙前,大家哀思追忆。

“作为一名大学生预备党员,不仅要铭记这些苦难,更要从历史中汲取前行力量,增强守初心、担使命的思想和行动自觉。”韩亚星说。

“先烈用热血铸就的二七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奋勇前行!”汪象超说。

“虽然战火纷飞的年代已远去,但先辈们不畏强权、抛头颅洒热血、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初心,将激励着我们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李昕橦说。

从二七烈士们的选择中,我们可以清晰追溯到他们的思想根源,就是他们作为共产党员朴实纯粹的“初心”。

中国工运的燎原之火历经百年,“听党话、跟党走”的精神密码深深镌刻在荆楚大地上。

初心一叶 党史故事

致敬二七烈士

毛泽东两度题词

省工会干部学校退休高级讲师茆曾耀介绍,毛泽东两度为二七烈士纪念碑题词。

第一次是1956年2月,二七烈士纪念碑在江岸破土动工时,纪念碑筹备委员会决定请毛泽东为纪念碑题写碑名。不久,毛泽东就亲笔题写“二七革命纪念碑”七个字。但这与当初确定的“二七烈士纪念碑”的碑名略有不同。

第二次是在1958年9月,毛泽东来湖北视察,时任湖北省委书记王任重把题字的事当面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出于对二七烈士的敬重和对地方工作的支持,欣然同意重新为纪念碑题字。9月16日,毛泽东在离开武汉的船上题写“二七烈士纪念碑”,并附上致湖北省委的一封信:“敬挥数字,看可用否?谨向烈士们致以敬意。”

1958年底,纪念碑落成。毛泽东第二次题写的碑名“二七烈士纪念碑”七个大字镌刻在碑身正面的汉白玉上。

茆曾耀介绍,毛泽东第一次题写“二七革命纪念碑”并非将“烈士”误写为“革命”,而是对二七斗争性质的认定。早在1923年4月,毛泽东在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与工人代表开会时就曾说,二七烈士林祥谦是个坚强的工人领袖,为了革命,牺牲了自己。

两次题词,寓意深刻,感人至深。

湖北首位工人党员郑凯卿

冒死收殓施洋遗体

“湖北首位工人党员郑凯卿,领导过工人运动。”采访中,武汉二七纪念馆接待部部长章兰介绍。

郑凯卿,1888年出生于湖北武昌,1920年在武昌文华书院当校工。

1920年,陈独秀应文华书院之邀,到武汉讲学。文华书院派平时在大学食堂帮厨的工友郑凯卿负责照料他的起居。

陈独秀工作之余,常给郑凯卿讲解《新青年》《湘江评论》上的文章,有意为建党培养后备党员,尤其是像郑凯卿这样的工人。

同年秋,陈独秀嘱咐来汉筹建共产党组织的党员刘伯垂与郑凯卿等联系,郑凯卿因此出席武汉的共产党早期组织成立会议,成为参会的唯一工人党员,也是湖北地区的第一位工人党员。

1921年12月1日,汉口人力车工人为反抗外国老板加租举行罢工,郑凯卿受中共武汉地方委员会派遣,化装成人力车工人深入斗争第一线,联系群众,了解情况,为武汉党组织实现对这次工人罢工斗争的领导发挥了作用,罢工斗争取得胜利。

1923年2月,郑凯卿参与领导武汉地区工人支援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施洋遇害后,当局一度不准收尸。郑凯卿组织人力车工人,冒着生命危险,将施洋遗体悄悄收殓在武昌城外的江神庙中。


template 'mobile_v5/common/wake'
template 'shared/relateread'